非常不錯言情小說 反派還能這樣當2 莫憂有我-39.執拗神君一看書

反派還能這樣當2
小說推薦反派還能這樣當2反派还能这样当2
感应到充沛的灵气,混沌铃无召现身,绕着清风欢快地打转。清风见此眼中隐有笑意,怀中猫咪满眼疑惑,小嘴开开合合,愣是没能说出话来。
“怎么了?”指尖轻戳猫咪额头,清风笑着问道。
“你数次暴走它都没现身,我还以为…”话说一半,沐沐慌忙闭了嘴。
“叮铃~”混沌铃突兀发出声响,不似之前那般杀意凛然,声音里竟是带着喜悦。
清风刚想追问,怀里猛地一沉,白色猫咪不见踪影,那日思夜想的人儿现了身。
“阿苏~”清风双眼放光,手掌轻抚怀中人脸庞。
听到呼唤,苏沐睫毛轻颤,慢悠悠睁开眼睛,漠然疏离下藏着丝丝宠溺。
“我赢了,对吧?”清风低头拉近距离,问得小心翼翼。
田園佳偶 小說
目光落到不远处满脸哀怨的小猫咪身上,不自觉弯了弯唇,冲其招了招手,触摸到熟悉的柔软,苏沐莫名放松下来。
“若你们能解决麻烦的话,是!”
四目相对间,眼里欣喜不可言表,一人一猫齐齐转头看向苏沐,语气出奇的坚定:“我们能,绝对能!”
即便没说出口,眉眼间的疲惫是骗不了人的,清风安置好睡着的人,召回混沌铃,嘱咐沐沐好生看顾着,自己则起身整理仪容,准备独自面对接下来的麻烦事。繁杂的记忆使他莫名失控,为了不让沐沐分心,清风离开寝殿,消化着体内的暴虐。
“师尊!”稚气的少年恭敬行礼道。
“何事?”清风就着调息的姿势,睁眼看向说话之人。
“炙炀神君到。”少年低眉顺目告知目的。
“嗯!”清风轻声应下。
见证过神界欣荣败落的神树下,一男子红衣红发却不显妖媚之态,抬眸间竟是令人畏惧的威压,直到清风缓步而至,男子眼中总算有了些许释然。坐定理了理衣摆,清风拿出陈酿,无声示意对坐之人同饮,两人你来我往一阵,男子身周威压彻底溃散。
“今日乃下界飞升吉日,你不去凑热闹,来我这荒凉之地喝酒?”清风放下酒杯,明知故问道。
“我倒是想去凑热闹,你不怕我毁了整个下界?”男子双眼微眯,身周温度迅速升高。
“如今凤族声名在外,风头早已盖过你,你就不怕彻底泯灭在这天地间?”低头浅然笑笑,清风不答反问。
“神如何?仙又如何?到底逃不过命数。”一口饮尽杯中酒,男子漠然感慨着。
“青爻虽实力不济,但照顾人还是极好的。”清风看着站在树旁的少年,眉眼舒展开,语气轻快道。
男子闻言皱了皱眉,正欲说些什么,见清风布下结界,生生拔下自己胸口处的护心鳞,急得神力不稳,险些铸成大错。原本静立的少年发现事情不对,刚想上前阻止却被结界拦住,只能无力跪在原地。
“这个你拿着,日后好生照料炙炀神君,酒虽好,切莫贪杯!”清风将取下的鳞片递向少年,笑着叮嘱道。
虚眞 小说
“师尊!青爻不值得您这么做。”少年眼含热泪,跪着挪到清风身前连连磕头。
“你疯了?你总共才修炼出几片龙鳞,你怎得…怎得…”男子满脸不可置信地看着清风,强压住心中翻腾,语气逐渐弱了下去。
艾曉陌 小說
“炙炀神君!你是这世间仅存的真神,若你没了,就再不会有人记得神界过往种种。”强行拔下护心鳞不说,还硬扛下真神之怒,清风脸白如纸虚弱道。
炙炀闻言呆滞片刻,随后示意跪地的少年收下龙鳞,眼神复杂看了看清风,最后带着人转身离去。
“你好生休养,过些时日一同去下界走走。”
看着身影远去,清风没有回话,笑意收敛间一口鲜血吐出,体内有什么东西在疯狂冲击着,梦中画面不断清晰,染血的沐回、一遍又倒下的人,以及满脸痛心嘶吼的沐沐。清风努力让自己保持清晰,不被脑中画面左右,可惜,看着那人不断死去,到底是没能撑住,眼前一黑重重倒下。
化身成人守在床边,听着极浅的呼吸声,沐沐总觉得不真切,心中猜测折磨得他几欲发狂。手中无声出现一把手枪,沐沐深吸一口气,枪口直指睡着的人。
“你是谁?他呢?”沐沐紧抿双唇沉声问道。
熟睡中的人慢慢举起双手作投降状,闭着眼轻笑出声:“呵呵呵…小东西!你希望我是谁?”
“你知不知道你在做什么?光是共感都让我差点疼死过去,你怎么敢?强行撕裂魂魄一分为二,那得多疼啊~”控诉的话说着说着,眼前模糊一片,沐沐收枪随意抹去碍事的眼泪,下一秒便落入熟悉的怀抱,压抑的情绪彻底爆发。
“不疼,真的!”苏沐动作轻柔地替小家伙擦泪,可眼泪越擦越多,对上满是控诉的浅蓝色双瞳,无奈轻叹一声,只得郑重认真道:“谁让我念着他,也舍不下你呢!”
“主人~沐沐好想你~”眼泪疯涌时,沐沐看着模糊的面容,哽咽不清地诉说着想念。
将小小的一团搂在怀里耐心哄着,许久才平复下来,沐沐还想在说些什么,脸色突然变得难看起来,眨眼间两人消失在寝殿里。看见清风倒在地上,委屈被愤怒取代,沐沐咬着牙不断传音说教,苏沐神色异常难看,一语不发抱着人往寝殿而去。
天地初开间,万物生灵各寻修炼之道,神界受命于天,掌管仙、凡、妖、魔四界,可魔族野心勃勃,不服神界的独断,数次挑起大战。几度征战下来,神界不断有神陨落,而魔族却生生不息。因为魔族的挑拨,妖族渐渐不安分起来,唯有仙凡两界始终如一。
最后一次神魔大战中,开天祖神残念所化的神树被毁,神界再无真神降生不说,神界也自此消弭于世间,魔族被封熔岩下,永受天火焚身之苦。炙炀神君是众神力保之下,仅存的真神,也是四灵中的朱雀。而蜧不过是个小蛇妖,渡劫时,有幸被青龙救下,简单指导一二,勤奋苦修下才勉强入了神界,赐名玄。
昏睡好几日,清风在沐沐幽怨的注视下醒来,陪笑许久哄好别扭的人,想起身去寻那人,却被沐沐强硬按了回去,怎么也不肯放行。苏沐端着吃食进屋,刚还看见一大一小对峙,接受到清风求救的目光,无声笑了笑放下东西走过去。
“你还真是好的不学,把他折腾自己的本事全学去了。”沐沐吃着东西,还不吐槽两句。
校花的貼身高手
两人对望一眼,看尽对方的眼里窘迫,奈何实在理亏,只能用吃东西来掩饰自己的尴尬。
再见之时,炙炀神魂稳固,没了之前的暴躁不耐。青爻还是印象里那谦和知礼,虽然挂念旧主,但还是乖乖地跟在炙炀身后。看到多出来的一大一小,炙炀没有开口问的意思,清风主动解释,是自己新收的神使,炙炀点头作回应,青爻则悄悄松了口气。仙界规矩繁多,炙炀不愿涉足,清风只好带着他们去往凡间感受烟火气。
三月里不凉不热,又有极好的景色,几人一路走看尽风光,听取人们最直白的念想。行至荒凉处,人们再无悠闲,个个面黄肌瘦怨念极深。炙炀努力克制着,生怕自己神力外泄,给世人带来更大的灾难。走到最高处,看清山脚下的惨淡,清风不顾劝阻,擅自使用神力,赋予人们期望的丰收。欢呼感叹声起,清风推开身边人,独自面对上天罚。
看着清风的决绝,沐沐牵着苏沐的手满眼担心,总觉得事情在朝奇怪的方向发展。
“主人~清风他真的变了,不像你,也不像我以为的他。”
“他呀~是他就好!”